正在阅读: 这些A股民企老板找钱 有老北京密云第一凶宅总称:不该捂公司股份不放

这些A股民企老板找钱 有老北京密云第一凶宅总称:不该捂公司股份不放

2019-06-11 21:06:58来源:百度新闻
这些A股民企老板找钱 有老总称:不该捂公司股份不放 2019.06.11 20:45:07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这些A股民企老板到处“找钱”,有老总称:“不该早几年捂着公司股份不放!”

来源:e公司官微

广投集团拟入主网宿科技、泸州国资拟入主跨境通……一边是民营上市企业老板们的捉襟见肘与唉声叹气,一边是国民经济的稳定与国企混改提速,多方合力下,民企攀亲国资背景股东合力“混改”,似已成为当下深陷发展困境的民营上市企业老板们实现自我救赎的最佳途径。

随着一个个国资入股民营上市公司案例逐渐浮出水面,民企得以纾困的同时,民企上市公司攀亲国资背后老板的找钱路径也已清晰可见。

“传承”经典

作为扎根当地发展多年的企业,因内外部多种原因发展陷入困顿后找当地政府寻求帮助,乃顺理成章,因此该模式自去年A股发生股灾以来,已被各地民营上市公司老板普遍采纳,并迅速催生出不少成功案例,堪称当前市场最经典的民企纾困之路或上市企业老板实现救赎之路。

以怡亚通为例,该公司扎根深圳发展20余年,2007年11月实现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主营一站式供应链服务,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01亿,净利润2亿元。

受A股持续低迷影响,去年上半年公司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风险警报拉响。为帮助化解风险,深圳政府旗下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先后于去年5月、10月总计24.21亿元受让怡亚通实际控制人周国辉合计18.3%股权。此番交易后,深圳国资旗下深圳投控变身怡亚通第一大股东,怡亚通短期的流动性风险也得以解除。

科陆电子也类似,但其质押率更高。公开信息显示,截至去年8月24日,其控股东饶陆华已质押4.53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45%,而彼时饶陆华已将部分股份转让给深圳国资委旗下的远致投资。

事实上,受去年A股持续低迷等因素影响,A股大批公司陷入流动性风险,并批量向各地政府发出求救信号。为此,包括深圳、山东、福建、四川、河南等十余个省市的国资,均下场接手当地民营上市公司股权、提供流动性支持。

以深圳为例,收到企业援助信息后,深圳政府率先安排上百亿元专项基金、成立专项工作小组等,统筹缓解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风险事宜,包括英唐智控、铁汉生态、英飞拓、科陆电子、梦网集团、麦捷科技、捷顺科技等在内的一众上市公司都得到了深圳国资的及时纾困。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00家民营上市公司宣布或已经获得了国资的纾困,被援驰的上市公司普遍存在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高的情况,其中当地民企获当地政府援驰案例居多。

重返“故里”

能够如愿快速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与帮助,是幸运的,毕竟在当前经济下行、,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日子普遍难过,各地陷入经营、资金窘境的企业也不在少数,但求救于当地政府并非民企老板们实现救赎的唯一出路,求助于“家乡”也不失为可行路径之一。

珠宝加工、品牌加盟商爱迪尔便选择了此种方式。

去年10月18日,爱迪尔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持股5%以上股东苏永明质押的部分公司股票曾因公司股价连续下跌遭遇浙商证券平仓,导致其所持公司部分股票被动减持,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为化解这一难题,爱迪尔董事长苏日明想到了自己的家乡——福建省龙岩市。“我在深圳创立爱迪尔后,公司的发展一直备受龙岩市政府、领导的关注,早在公司创立初期,龙岩市领导就曾率队前往深圳考察爱迪尔,双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互通关系。之后龙岩市政府也一直希望我作为从龙岩走出去的企业家,未来能够为家乡做出些贡献。这次公司发生资金困难后,龙岩市政府第一时间关注到了我们,基于长期的相互认可,双方合作一拍即合。”苏日明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具体合作模式为,福建省龙岩市国资旗下100%持股企业龙岩汇金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龙岩永盛发展以总价2.17亿元协议受让爱迪尔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苏日明、狄爱玲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苏永明等合计360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完成后爱迪尔也由民企变身为混改制上市公司。目前,爱迪尔注册地已由深圳市罗湖区变更为福建省龙岩市,公司名称也由深圳市爱迪尔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福建省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苏日明透露,未来深圳为爱迪尔运营中心,龙岩为公司行政中心,他本人也乐见龙岩国资进一步增持甚至控股上市公司。

类似案例还有欧菲光。尽管欧菲光董事长并非江西南昌人,但南昌一直是欧菲光的产业重镇,其早年便开始扎根南昌发展,并在南昌设有主要生产基地及多个全资子公司,目前已是南昌市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之一。正因此,当欧菲光陷入资金及经营困境时,南昌市政府旗下南昌工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果断选择了出手援助。最新情况是,5月份至今,南昌国资已三度出手,包括两笔对欧菲光子公司的投资及一笔受让欧菲光股份的预付款,投入已近20亿。

重拾旧爱

上市公司投资并购活动一直有,成功项目已浮出水面,而不成功者也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类接触不仅为未来继续合作留下了想象空间,还为后续合作奠定了一定基础。

港股兴业太阳的自我救赎故事,就充分验证了这点。

6月5日,兴业太阳能及其控股子公司兴业新材料在港同步公告,兴业太阳能已有条件同意向水发集团(香港)控股有限公发行逾16.87亿股认购股份,涉资逾15.52亿元。认购完成后,水发香港将持有上市公司66.92%股份,同时间接持有中国兴业新材料控股有限公司50%以上控股权。

去年10月兴业太阳能1.6亿美元债券未能到期兑付,导致2019年2月到期的2.6亿美元债券和8月到期的可转换债券交叉违约。公告显示,该股权认购事项所获资金,将用于补充兴业太阳能的运营资金以及用于境内外之债务重组,使上市公司继续实现稳健增长。

资料显示,兴业太阳能是一家总部位于珠海的上市企业,已成立二十余年,主营绿色建筑、清洁能源、新型材料、光伏电站等。水发香港则主要从事投资控股业务,将在认购完成前成为水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水发能源”)的全资附属公司,而水发能源是山东国资旗下水发集团有限公司专注能源主业的专业化集团公司。

一家在珠海扎根了20余年的企业,被远在山东的国资企业拿下控制权,不禁令人心生疑问。

对此,兴业太阳能一位相关负责人向e公司记者透露,早在2017年初,此次交易主导方水发能源集团便与兴业太阳能有过初步接触,当时双方希望在光伏电站方面有些交易或合作,“后来中间出了些问题,合作未能达成。”

这位人士告诉记者,这次公司发生海外债务违约后,兴业太阳能首先想到的便是通过出售公司一些光伏电站资产来缓解公司资金危机,于是便再次与水发能源集团进行了接触。由于双方在业务领域具有高度契合度和区域互补性,水发能源集团对此次合作表达出浓厚的兴趣,而其实际控制人山东国资在资产证券化率提高方面也有一定诉求,此背景下双方达成了此次合作方案。

据了解,河南国资拿下棕榈股份控制权一事,也略有类似。相关人士透露,在本次河南国资入股棕榈股份前,双方也曾洽谈过合作,后合作还未开始,棕榈股份已陷入危机。面对此机遇,河南国资便直接一举拿下了公司控制权。

缔结新盟

并不是所有的旧爱都能重拾,因此就需要上市公司充分调动各种资源,以化解流动性危机。据了解,这类案例已成今年以来国资跨省入股民企上市公司主流。

6月9日晚,跨境通一纸通告,宣告公司有望迎来国资背景的新东家——泸州国资。公告披露,泸州国资下属泸州老窖旗下金舵投资拟受让跨境通实际控制人杨建新、樊梅花及新余睿景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部分公司股权及剩余股份表决权,该事项将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资料显示,跨境通位于山西太原市,前身为百圆裤业。百圆裤业由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于1995年创立,此前已在全国28个省区开设1700余家专卖店。随着电子商务逐渐兴起,公司服装行业业绩持续下滑,百圆裤业便筹谋转型,并于2015年正式更名为“跨境通”,经营范围也在原来基础上增加了电子产品的技术研发和销售;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等业务。

跨境通缘何与泸州国资产生了姻缘?e公司方面了解到,此次合作前,跨境通与泸州国资并无过多接触,后因跨境通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高、公司资金面遭遇难题,跨境通与泸州国资之间通过一些间接的社会关系,开始进行了一系列接触,并因双方在产业协同、业务互补等方面存在高度契合,达成了此次合作意向。

同日揭晓的网宿科技股权变动案例也属此类。据披露,广西自治区政府旗下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拟以总价35.03亿元受让网宿科技持股5%以上股东陈宝珍、刘成彦合计12%公司股权,转让完成后,网宿科技第一大股东将变为广投集团。

从网宿科技公告便可窥见本次双方合作意图。网宿科技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广西具有地缘、人缘、文缘等多方面优势,公司可以与广投集团资源、优势互补,推进公司在广西区内、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东盟地区)的业务开拓及参与中国-东盟数字信息港和数字广西的建设,促进公司业务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家重大战略,进一步推进公司全球化战略实施。公司还特别指出,交易完成后公司仍将保持按照市场化机制经营管理,公司管理团队将保持稳定,公司仍将保持独立的文化、愿景及价值观。字里行间,网宿科技缔结新盟友之意昭然。

记者观察:民企老板找钱的烦恼

事实上,尽管近来国资入股民企案例频频发生,但浮出水面的毕竟是少数,记者观察和多方打探得知,目前仍有大量民企与国资合作的项目在默默接洽中。

一位投资界人士向记者透露,民企陷入资金困局后,最开始会利用各种市场化的融资手段去化解短期流动性风险,但由于当前市场主流民企融资成本普遍不低,上市公司一般会采取多管齐下之策略。即一面与市场公开或非公开的出资方接洽,一面向当地政府或其他可能的合作伙伴发出援助或合作信号,同时以实际行动积极接待主动向公司抛出橄榄枝的企业之尽职调研团队,在这期间,哪个项目先落地,便提前推动哪个,至于双方交易价格,并不是此时民企老板们关注的重中之重,普遍而言交易价格为上市公司最近20个交易日均价。

而从民企老板们角度而言,他们最期望达成的一般是当地政府的及时援助,甚至控股也乐见,毕竟此方式最简单、高效,双方也知根知底,同时一旦当地政府入股后,企业未来发展也有了超强实力队友的助阵。

某上市高管向记者阐述了其为化解公司危机,找钱这段时间以来的心路历程。他告诉记者,民企上市公司陷入困境后,潜在投资对象一般分为三类:当地政府专项援驰企业、专业投资机构、同业合作伙伴(含民营或国资下属企业),这三类里,第一类是企业最乐意接待的,后两类纯属因公司深处困境,迫不得已而为之。

“之前当地政府旗下专项基金计划入股时,因为公司在当地扎根20余年,政府对公司也知根知底,所以来公司做尽职调查时,主要对公司财务、业务、基本面、前景等作了一些了解,合作条件也不会太苛刻。但后续我们接触到的一些机构,在公司蹲守上月或数月把公司所有家底翻了个底朝天,最后还挑三拣四,条件极为苛刻。”上述高管直言,很多专业投资机构在接触陷入困境的民企时,并不是真正想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谋求双方共同发展,而是纯投资思维,“他们的合作方案中,不仅在价格上要求股东方折价转让,甚至已经载明了几年内出售公司土地资产、互联网资产等,真令人咋舌”。

同行业盟友,也是上市公司不太乐意接待的一类潜在投资者。毕竟如果项目谈成了还好,谈不成,潜在盟友又变回了原来的同行业竞争对手,而把公司家底翻遍了之后,竞争对手或多或少对公司运作、机密了解更多,这对期望未来持续稳健发展的民企而言无非多了一层潜在风险。

不过,在当前A股持续低迷、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让民企老板直接拒绝潜在投资者的洽谈与尽调,也有点不够理性,毕竟不找钱怎么化解企业资金及由此带来的经营风险呢?

“我真不该在早几年捂着公司股份不放,当时很多机构、合作伙伴求着让我给他们机会参与定增或入股,我没同意。”某上市公司老总捶胸顿足。

[ 位置: 首页 > 游戏 > KPL联赛 责编: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