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点评 > 生活点评正文

曲艺,老街周大新:书人 书会 书魂——观原创方言剧《老街》| 新作点评

中国LED网 2018-10-10 15:13:20

原标题:周大新:书人 书会 书魂——观原创方言剧《老街》| 新作点评

书人 书会 书魂

——观原创方言剧《老街》

文 |周大新

在茫茫中原大地上,一条斑斑驳驳的老街,一片残雪覆盖的麦地,一群坚守书会的艺人,一曲传唱700多年的乡音,又把我带回到那个难以忘怀的年代,带回到我魂牵梦绕的故乡。这是河南省歌舞演艺集团在成功演出大型方言剧《老汤》之后,又倾力排演的一台独具中原地域文化特色、原汁原味的方言剧《老街》,这台由王宏编剧、宫晓东执导、曲艺表演艺术家范军主演的新戏,让我沉浸在了浓浓的乡音、乡韵、乡情之中。

在豫南乡间,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村子里哪能出得起大价钱唱大戏,都是在农闲的时候请来唱坠子的、唱河洛大鼓的、说评书弹三弦的艺人来上一段,花钱不多收益甚大,村子里到处都充盈着悠扬的曲调和悦耳的丝竹声,自然也洋溢着乡亲们获得了艺术享受之后的笑声。说实在的,我就是看着家乡的曲艺表演、听着耐人寻味的小曲儿长大的。原创方言剧《老街》把我少年时代喜欢的马街书会,以崭新的艺术样式成功地搬上了戏剧大舞台,让这个生于民间、长于民间、传承于民间的草根艺术,风风光光地登上了大雅之堂,这确是一件幸事和喜事。

河南宝丰马街书会诞生于元朝延佑年间(1315年),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它历经战乱而不衰,饱受灾荒而不断。岁月更替,社会变迁,沧桑沉浮,书会一直生存着、延续着。只要平原上的树活着,人活着,书会就活着。它的强悍的生命力究竟在哪里?这台《老街》告诉我们:就在一代又一代曲艺人身上,就在中原这块大地上,就在普普通通的百姓心里。

| 方言剧《老街》剧照

该剧以马街书会为主线,艺术地呈现了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中原民间老艺人的苦难遭遇与命运的多舛,诠释了一代老艺人对曲艺艺术的坚守、对民族文化的担当、对天地良知的呵护,成功地塑造了七岁红这个有着大情怀、大志向、大追求,敢作敢为、敢于担当的人物形象。他虽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但却行走在精神的高处,他为着艺术,为着心中的曲儿,同时也是为着自己的生存,他一生都在不可为中求可为,在不可能中求可能,在不完美中求完美。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不可思议、不识时务的人,但他认为这才是有意味的生活,才是他追求的人生价值。

剧中很有深度地展现了七岁红在人生境遇中做到的四个坚守:

一是他在苦难中的坚守。他从小失去父母,是个苦命的孩子,跟随师傅学艺,常年流落在外,过早地饱尝了人世间的苦痛与不公;青年时代又失去了情投意合的恋人,身心受到沉重打击;“文革”时期又被打成“黑五类”,失去了一个做曲艺人的资格;好不容易熬到了改革开放,他又面临从未有的困难和问题。但他心中的念想始终没有变,他执著于艺术的那股韧劲始终没有泄,他追求的大目标始终没有改,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中,生活在理想的精神世界里。

二是他在各种压力面前的坚守。首先来自曲艺队伍的变化与萎缩。老一代曲艺人相继过世,新一代曲艺人成长不起来,有成就的曲艺人有的改了行或下海经商。人心难聚到一起,队伍难拢到一起。面对诸多的难,他选择了坚守,选择了迎难而上。他首先从家庭成员做起,从身边人做起,从一切能够争取的力量做起。尽最大努力把曲艺人才留住,把曲艺的根保住。其次是来自社会的压力。时代进步了,生活富裕了,人民群众对曲艺的要求高了。在新的矛盾面前,他选择了在精益求精中去适应去满足,在创新创造中去坚守。

三是他在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中的坚守。在突飞猛进的信息时代、网络时代,民族艺术、本土艺术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如何在严峻的现实中,求得曲艺的生存与发展,这是时代向曲艺人提出的新课题。七岁红在极度焦虑与困惑的心灵挣扎中,依然选择了坚守。他拿出自己一生的积蓄办书会,他汇集各方的英才办大赛,他出资请人办培训班,他为曲艺艺术尽一切所能办实事。

四是他在众多“不理解”中的坚守。一个人做到无愧容易,做到无怨难。剧中七岁红偏偏把无怨做得彻底,做得无可挑剔,做得感天动地。面对眼花缭乱的大千世界,面对各种利益与诱惑,当有的曲艺人放弃的时候,他选择了坚守;当曲艺人遭冷落受歧视的时候,他选择了坚守;当亲人要与他割舍亲情的时候,他选择了坚守;当延续700年的书会处于低谷的时候,他选择了坚守。

看这台戏,最让我惊喜的,是范军对七岁红这个艺术形象的舞台呈现,真可谓出神入化、鲜活生动、光彩照人。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对这个人物的塑造之中,把人物情感和心理层次,演绎得细致入微、张弛适度、游刃有余。既有大江东去的磅礴,又不失小桥流水的婉约,既有叱咤风云的一腔豪情,又有一轮明月照庭院的柔情。人物的爱与恨、苦与乐、悲与喜,都巧妙地融入到七岁红一生的寻梦、筑梦、圆梦之中。一场场剧情,一幕幕场景,强烈地牵动着观众的情感,震撼着观众的心灵。范军塑造的七岁红,为戏曲舞台又增添了一个曲艺人的光辉形象。剧中曲儿、浪八圈、算破天、满口春、小凤、豆豆等舞台人物,一个个都性格鲜明、各有特色,有力烘托了主题指向和剧情推进。

《老街》把大主题、大背景、大场面,与一个老艺人的命运、马街书会的命运,乃至一个民族的命运叠加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强劲的合力,既全景式再现了当年马街书会的盛况,又很有层次、很有意味地展现了大平原上的芸芸众生和世间百态,构成了一幅色彩绚丽的中原风俗画。剧中大场面中穿插小场面,小场面中又有大场面,场面与时空的转换,拓展了表演空间,强化了舞台张力。全剧紧扣七岁红一家三代人的心灵纠结、情感纠结与志向纠结,深化了矛盾冲突,收到了“以小见大、以平见奇”的艺术效果。

具有鲜明地域文化特色的方言和优美质朴的曲艺旋律、曲艺唱段,转化为令人耳目一新的舞台艺术样式,拉近了历史与现实的距离、舞台与生活的距离、演员与观众的距离,非常生活化、世俗化,同时又很时尚化,给人以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亲切感,强化了该剧思想与情感的渗透力和艺术感染力。《老街》让我又一次领略到中原文化的博大精深与异彩纷呈,领略到一代中原曲艺人的生命韧性与精神高度。愿《老街》这样的方言剧,创作道路越走越宽广。

本文发表于《文艺报》2018年10月8日4版

本期编辑 | 路斐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热门推荐
参与评论